你当前的位置:首页>组织机构>内设机构>会员部>工作活动专题>德胜门大讲堂第二十一期>主题演讲

【主题演讲】社会治理共同体建设中的社会组织发展问题研究

发布日期:2019-12-03            信息来源:会员部            【打印】       分享到: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社会治理创新工程首席专家 马庆钰

  我先说说社会组织,它有几个基本的特征:第一个是非营利性。第二是民间性。第三是自主性或者是自治性。第四是志愿性。第五是正规性。

  今天我主要是讲三点:一个是讲一下社会治理的逻辑与政社关系的调整。第二是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的意蕴内涵。第三我讲一下制度环境的建设对我们社会组织活力激发的作用。

  首先我们看一下十九届四中全会和社会治理直接相关的内容。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

  第一个方面:社会治理的内在逻辑是什么?我总结这么几点。首先是地位,它是我们国家治理的组成部分。就是我们国家治理体系与能力建设当中的组成部分,国家治理毫无疑问它是包括五大方面:经济、政治、文化、生态、社会。社会治理毫无疑问它是五分天下有其一这样一个地位。第二是目标。就是社会治理共同体,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这就是我们未来要打造的样子,它就是我们的落脚点。我们也可以从小到大设想,以我们的家庭和个人为圆心,一圈一圈往外扩,核心是我们的家庭,家庭是我们最基本生活的一个责任承担者。这个责任承担者周围慢慢形成了更大的空间,我们自己做不了以后就变成相应的空间当中的一个事物了。比如说小区有小区的空间,小区撑不住变成社区,社区担不住又变成了咱们接到或者是乡镇的,依此类推。第三是路径。就是共建共治共享,这是十九大提出来的。“三个共”最核心的还是共治。第四是方法。多元协同多管齐下。十六届六中全会是提的四元,就是党委领导政府社会共同参与,到十九大变成五元再加法治保障,到现在变七元加上了民主协商和科技支撑。归纳起来这个内在的逻辑,核心是处理好一元与多元、集中与参与、全责与共责的关系。

  社会治理的本质,参照一下社会管理,社会管理和社会治理有什么样的不一样呢,最重要的就是体现在这几个特征上面:一个社会治理强调参与,社会管理这个相对较弱。还有一个是强调互动,是互相的一个过渡和一个互相的对话。然后强调协商,就是我们在一个共同体无论小的大的还是重的,这里面利益相关者大家有事来商量,叫协商。还有一个民主,这里面体现了一个,既然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大大小小的这样一个生活空间当中的一个利益相关者,毫无疑问我应该是有权利来说话的,这是民主。所以这是它的主要特征。

  社会治理说到底是一个资源配置的进步。过去资源配置的方式,是统治的,不管人们的感受。后来慢慢进入管理,就到了管理技术时代了,这个时代也是一个权利体系,它资源配置方式变了,出发点也变了。但是它仍然是以权利主体自身作为资源配置的一个主体,仍然没有估计到我们这个共同体里面利益相关者的感受和他们的存在、他们的权利。到了社会治理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它是一个进步,统治、管理、治理,一步一步走过来。

  社会治理本质上是一个内涵的国家公权力和社会的民权或者是私权之间的一个互动关系的进步性的调整。刚才我们说的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这个互动关系,调整的经典的依据是什么呢?它就是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原理论。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有反作用。从这个关系里面我们得到三种启示:

  第一,经济基础的完整反刍应该是经济社会基础,要跟马克思添上两个字社会,不仅是经济基础是经济社会基础。

  第二,经济社会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存在持续的对话关系和持续的博弈关系。这个博弈就是公共权利和社会权利之间的对话、互动和博弈。它有时候会是一个良性的对话、互动和博弈,有时候是一个恶性的对话、互动和博弈,良性会带来我们整个社会的进步和生产力的发展,如果恶性的就会成为阻碍的力量。

  第三,伴随着生产力进步和社会环境的进步和变化,国家权利制度体系和理念形态都需要相应的调整,否则就成为阻碍的因素。这就是社会治理的本质

  管理对象治理经过这么一个一个的环节:

  2002年,第一次提出政府职能的新概括和转变。政府要从以经济建设为主向经济建设和社会管理公共服务并重转变,实际上提出了关于社会的问题,社会的命题。

  2006年,十六届六次全会,围绕和谐社会问题进行了讨论,制定并增设文件。第一次提出来,健全党委领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

  2007,十七大专门阐述加快推进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完善社会管理促进公平正义。

  2012年提出来改善民生和创新社会管理。2012年十八大,讲社会管理。其中提到加快实现现代社会管理制度,而且提出来要强化企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在社会管理方面的职责,引导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充分发挥群众参与社会管理的基础作用。

  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命题,第一次提出了治理的问题,国家治理体系与能力的现代化。然后提出创新社会治理而不是创新社会管理。明确提出要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正确处理政府和社会关系,加快实施政社分开,推进社会组织明确选择依法自治,发挥作用。

  2017年,十九大提出了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然后是十九届四中全会,刚才第一段话我已经说了,加强创新社会治理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公众参与,社会协同,法治保障,科技支撑这样一个新的社会治理体系。建设我们人人有责,尽责共享的社会治理共同体。

  这就是我们从社会管理治理的这么一个历程。

  第二个方面:共建共治共享的内涵,第一点它是我们执政党对公共治理理念及实践的认同。第二是上层建筑相对于经济社会技术的新适应。第三是顶层设计相对于社会转型进步的新调整。第四是政府相对于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新回应。

  第一点,大家可以回顾一下治理这个东西是1990年的时候是由世界银行最先使用的。它使用这个概念之后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的认可。它是一个认同,因为我们应该认识到,或者是我们应该想象到。就是特别是顶层设计的这些群体,他们是完全了解这个治理的内涵的,我不相信他们是不懂的,认为治理和管理是一样的,那就没有必要变这个字,我认为他们是知道的。因此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认同问题。就是共建共治共享是我们执政党对于这个进步理念的认同。

  第二它是上层建筑相对于经济社会基础的新适应。它要适应我们哪些变化呢,我们在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当中,我们取得了哪些非常重要的成果,或者最重要的成果之一是什么?我个人认为这个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是我们在过去40年改革开放当中获得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它把资源配置这样一个自主性给了每一个个体,每一个企业,民间主体你就有机会去进行各种各样资源配置。使我们的财富得到一个极大积累,使我们财富永留,这是最重要的。还有一点重要的是它改变了我们每个人心理,塑造了我们社会文化土壤,这个心理和文化土壤是什么呢,就是每个人习惯的,我们的自主性。

  第三是顶层设计相对于社会转型进步的新调整。社会进程进步不是白说的,它是可以用数字衡量的。世界银行2012年数据,一个国家人均GDP达到4086块美元及其以上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个国家进入了中上收入国家俱乐部的门槛。我国2012年的时候就达到这一水平了。2018年我们已经快到1万块了,虽然我们质量不是很高,挤掉水分,至少也得4086块钱及其以上。这就是财富和经济生活变化的一个基本依据,我们之所以今天我们生活和过去相比有这么大的变化,就是我们这样一个财富的积累,生产力的发展,所以这样就毫无疑问,这个社会就转型了。所以顶层设计共建共治共享,也是对社会转型进步的回应,也是一个调整。

  第四个政府相对于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新回应。经济发展,生活提高了,社会矛盾就变了。其次要改进社会服务,我说这些还不够,一定要加上改进社会参与,因为这个时候是时候了,马斯洛那个效应里面都有,那个效应是非常针对性的,这个时候大家吃的用的穿的这些都有很好的改变。 

  这是政社关系的演变:

  第一是重商主义政府模式16-18世纪中期。然后原教旨市场主义政府模式,然后到罗斯福凯恩斯主义政府模式,然后是撒切尔利和邓小平新市场主义的1986年以后,然后到殖民主义的政府模式,这是1980年世界银行治理的提出。

  中央总结的厉害,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而且对不平衡不充分里面有一个递进,人民不仅不平衡不充分,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环境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而且民主是在第一位的,这个文件里面都讲了,所以社会治理和民主是有关联的。

  关于共建共治共享是什么意思,共治第一是完善多元治理补齐结构短板,大家知道多元这“七元”里面是有短板的,第一是社会协同,第二是公众参与,然后民主协商,还有一个法治保障。这四个是短板。最重要的社会协同,这些都是社会参与,我们社会力量怎么激活并且参与进去。

  第二,要支持社会力量在供给侧发力,供给侧有一个供给侧主体结构问题,供给侧的主体里面社会结构是不能少的,要得到支持。

  第三,要坚持基层民主与社区自治。

  第四,共享就是共同享受治理的成果。

  我们现在进入治理时代,我们应该走向大社会之治,这里面有三少三多。就是政府自己花钱要少,政府为社会花钱要多,政府亲力亲为要少,政府人员编制要少。政府社会承担事情要多,社会自组织数量要多。

  2020年的时候我们基本形成政社分开,依法自治的社会组织制度,是这个。

  为此我们得到这么三点结论:一个是建立社会组织新时代作用的共识。这个共识目前还没有形成,说起我们社会组织大家都躲躲闪闪的,不应该。首先我们社会组织是国家治理现代化重要的角色,第二是经济社会进一步发展的增长点。第三是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主体之一。第四是通往现代社会秩序的重要条件。现代社会秩序不是管控出来的,是自动自发主人翁的精神里面深发出来的。所以我说社会组织很重要,社会商会很重要,是我们每个普通人实现和增加个人价值的一个基本的一个机制和平台。我们手握大大小小权利的每一个官员都有实现个人价值的机会,小官有小机会,中官有中机会,大官有大机会,别忘了我们没有机会的,用自己的资源和财务去建立这么一个为社会治理做出贡献发挥作用的一个平台行不行?。我们现在很多领导干部不认可这一点,我觉得这个是错的。

  第二是进一步开放社会资源配置,社会资源、政治资源、经济资源同样是资源,是资源就有配置的方式,是计划配置还是分散让大家都参与的市场配置,这结果是大不一样的。

  这个现状说明什么,仅仅靠我们党委政府和事业单位国有企业是不够的,需要我们社会力量。需要我们的商会,各类社会组织都要进入。

  最后一点是要强化优化相应的制度供给。从这样一个40年社会组织的发展,这样一个曲线大家可以看出来,什么时间我们的制度环境好,社会组织就发展得好,什么时间我们政策杠杆不好的时候,社会组织发展就会出现波动。这里面大家可以看出来,前十年就是复苏期是一个10年,直线上升,那个时候刚刚改革开放。第二个10年曲折期,红色的曲线下去上来,邓小平1992年一说又上去了,加入WTO上去了,出现其他问题又下来了。第三个阶段稳定发展期,2.5万增加到5万个,一年2.5万民营企业出来了。2013年之后,到2018年这年6年发展到81.7万个,这说明社会环境和政策杠杆很重要。

  总起来,看一看这样一个逻辑,制度供给的逻辑,供给创造需求,市场配置资源,横批是公共治理。上端是社会消费需求。中端是我们社会服务产品的生产者,由政府部门、事业单位、群团组织和社会企业成为,然后还要加入社会组织商会,这样就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整体来增加我们供给端的供给主体结构,使它变得完整,变成多元的供给侧。

  是不是有了这样一个主体完整的社会供给侧的供给主体完成了,我们就能满足末端的社会消费需求呢?不一定,还需要加上党和国家良好的制度供给。所以我们一定要呼吁要有良好法律规范和制度政策,这样才行。我贡献一个观点,我大胆地说,不仅仅是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实际上良好的制度供给是第一的生产力。

  我们还需要什么样的制度供给呢?一定要形成对社会组织之于社会治理的价值有正确的判断。完善对于公益慈善社会组织财税支持政策。

  最后一点是合理建设党组织和所在社会组织的关系,就是社会组织党建的问题。我们协会商会都应有党建,党建我们一定要搞,但社会组织党建目标应是党建和社会组织发展两者之间的双赢,它是双赢而不是单赢。党建进去是政治引领和支持保障的,支持和保障商会独立自主的定位。引领政治方向,用我们路线方针政策法律法规来对它进行引领,但是我们不能影响它的独立性,因为社会组织自主独立性是社会组织内在特征之一,所以双赢的理念一定要树立起来。

  新闻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