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各地工商联>安徽>非公动态

安徽:激活中小民营企业投资意愿的建议

发布日期:2022-03-18            信息来源:安徽省工商联            【打印】       分享到: 


  从安徽省2022年第一季度民营企业运行状况分析看,对国家宏观经济整体预期增长、持平、下降的企业分别占比48.6%、42.5%、8.9%;对市场需求预期增长、持平、下降的企业分别占比43.6%、40.6%、15.8%;预期对国内投资增长、持平、下降的企业分别占比31%、63%、6%。从数据分析看,对国内投资预期持平和下降的企业占比较大(71%),结合实地调研企业反映,确实存在不少中小民营企业不敢投、不愿投、不能投现象。原因如下:

  一是市场环境的不确定性导致不敢投。担心产业链供应链断链。受世界疫情影响,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出现产业链供应链断供现象。俄乌战争的发生,加剧世界大宗商品断供、暴涨的风险,必将冲击我国相关产业。出于风险可控考虑,大多数中小企业不愿意扩大投资规模。支持中小微企业政策覆盖偏弱。调研企业普遍反映,虽然省级支持政策明确,但是市县配套政策上下一般粗,也依照省级条件要求,致使很多中小微企业达不到享受政策的门槛。行业调整变化难预期。有企业反映行业政策变化快,如医药、新能源等行业,导致市场难以形成一致稳定的预期,对企业长期投资和创新发展影响较大。创新回报不可预知。据安徽省刚开展的企业满意度调查显示,民营企业对出台政策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49.34%)、设立技术经理人培训基地(44.29%)、建立科技成果孵化和中试平台(38.88%)呼声最高,希望政府在支持企业创新上有更大作为。有企业反映,每年坚持以生产总值5%-7%的科技投入,才有可能保证产品的不断领先,持续的大投入,让中小企业望而却步。

  二是创业性格的偏弱性导致不愿投。冒险精神、执着态度、开放胸怀是成功创业的重要性格,而对于创二代、三代有时缺少这种创业特质。新生代企业家砥砺不够。创二代、三代生在和平盛世,享受着丰富的物质文化生活,大多有海外学习经历,虽然视野宽眼界高,但往往缺少创一代敢闯敢拼、苦干实干的时代磨砺。部分创二代、三代人生中缺少苦难经历,守着殷实家产,甘愿过安逸生活,难以激起奋发向上的精神。创一代和创二代、三代交接,处于权力交接过渡期,也是企业管理经营理念碰撞期,创一代担心二代、三代不按照自己的路子走,败了家业,有的松手但未放手。二代、三代出于对一代的尊重和敬畏,不敢或不愿提出自己的想法,以保持企业相对稳定。对产业巨头遭遇的心理暗示。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对我国多方面遏制,特别是华为、大疆等科技巨头的打压,造成不少中小企业不愿做大做强。同时,恒大企业爆雷的负面影响,也让中小企业主宁愿守着老家底,不愿投资扩产。

  三是发展空间的挤压性导致不能投。当前,生产物流成本持续增长,进一步挤压企业利润空间,抑制了企业扩大投资能力。季度运行状况显示,41%的企业认为物流成本增长占比,较前一季度高出1.3个百分点。企业成本压力主要来自于原材料和用工,分别占比74.5%、63%。发展空间的挤占,某些领域程度不同的存在隐性壁垒,很多项目倾斜于央企、国企和大集团,中小民营企业很大部分是给行业巨头做配套,存在被(国有、民营都有)压资金、压价格,中小民企普遍不敢得罪客户。同时,以最低价格中标的制度,让很多民营企业进了场也很难盈利,甚至亏本。某公司反映,2020年可以达到15%的净利润,2021年却只有5%,利润空间缩小,限制了生产改造升级的动力。拖欠款比重较高,据调查显示,已逾期账款占应收账款比重超过20%的企业占比17.5%。超四成企业存在被拖欠账款现象,其中34%的企业被中小微民营企业拖欠账款,10.7%的企业被大型民营企业拖欠账款,6%的企业被国有企业拖欠账款,4.5%的企业被政府部门拖欠账款。

  鉴此,建议如下:

  优惠政策激预期。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预期性,使企业敢于、乐于长线投入,解决企业家后顾之忧。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做好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增强政策间的协调配合,着力稳定市场预期,确保经济增速不出现大起大落。要精准实施组合式中小企业减负政策,减税降费、惠企纾困、稳岗就业及优化营商环境等政策要落细落实,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提振中小企业发展士气。增加投入性措施,助力企业增加收入,推动中小企业走“专精特新”发展之路。

  深化引导砺意志。深入开展民营经济人士理想信念教育实践活动,以重要会议培训为平台,加强政治理论宣讲、经济形势分析和政策解疑释惑,引导广大民营经济人士深化对“稳字当头、稳中求进”总要求的认识,稳定发展预期,增强发展信心。要正确把握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需求和不足,既开展思想政治引领,坚定发展信心;又要组织强化意志训练,培养坚强品格、强大意志,努力培养一支政治品质、创业特质“双传承”的年轻企业家队伍。鼓励中小企业主顺利交班到下一代或者聘请外部人才担任总经理,创造条件让中小企业主从经理到职业投资者的转变。

  优化环境提意愿。建立健全企业家和行业协会商会参与政策制定机制,出台新的涉企政策时,同步明确新老政策衔接办法,为企业留出适应调整期。加大对中小企业布局“专精特新”的支持力度,加大首台(套)首批次首版次奖励力度,推进产业链向深度广度延伸、价值链向中高端递进。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准入环境,取消单一来源采购、战略合作等可能存在歧视性的招投标做法,让各类市场主体充分参与竞争,切实打造便利、公开、透明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一流营商环境。建立“大数据评价+政策性担保+银行信用贷款”的中小企业信用融资模式,以大数据的方式动态获取企业内部核心经营数据,通过内外部数据联动、校验的方式解决信贷交易场景中信息不对称问题,助力中小企业快捷、大额地获取信用贷款。

  创建平台敢创新。加大中试孵化平台建设。建立企业出题,高校企业技术人员联合开展科研攻关机制,帮助企业培养创新人才。政府、高校和企业三方共同建立专业从事中试孵化平台,减少中小企业研发成本,提高中小企业参与创新创造的积极性。建立民营企业危机救护机制,分类建立特别保护民营企业名单,设立分级分类的危机救护流程,制定能迅速响应有效救护措施。

  新闻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