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第4期(总第84期)

 

  

  1953年9月,毛泽东邀请民主党派负责人和一部分工商界代表人物在颐年堂座谈。谈到中国民族工业的发展时,毛泽东说 :“讲到中国的民族工业,有四个人不能忘记 :讲到重工业,不能忘记张之洞 ;讲到轻工业,不能忘记张謇 ;讲到化学工业,不能忘记范旭东 ;讲到交通运输业,不能忘记卢作孚。”在座的张敬礼是张謇的侄子,是张氏家业的继承人。张敬礼也不会被历史忘记,因为在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时期,他是华东地区实行公私合营的带头人。

   张敬礼,1911年3月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市的一个官宦家庭, 1935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1946年至1956年任南通大生纱厂经理、私立南通学院代院长、上海大达轮船公司董事长、公私合营上海轮船公司副董事长,是著名的爱国民族实业家。
   办实业期间,他痛恨国民党及封建势力、官僚资本的黑暗腐败,同著名爱国民主人士黄炎培、胡厥文、李济深等人常有接触并结下友谊。1948年,为抵制国民党发行伪金元券和对企业的勒索,将大生纱厂大量的外汇及物资运往香港,使国民党将大生公司迁台的阴谋破产。
   新中国成立后,张敬礼将外汇、资金、物资全部调回企业,使大生公司继续保持在我国纺织工业中较大的作用和影响,对发展中国民族工商业做出了贡献。在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中,带领大生纱厂率先实现公私合营,在江苏乃至全国起到了带头、示范和推动作用。

公私合营的带头人

  大生公司的合营
   1938年,日军疯狂向我国东南沿海等地侵犯,3月,南通沦陷,大生二厂在日机轰炸中被夷为平地。大生公司各厂遭严重破坏,损失惨重(损失率达70%以上)。1946年,张敬礼继承了大生公司经理职务,他壮志满怀,以为天下太平了,中国民族工商业可以大发展了。谁料,事与愿违,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撕毁“双十协定”,集中兵力向解放区发动大肆进攻,内战又开始了。大生公司面临洋货入侵,国内苛捐杂税、鲸吞蚕食的威胁,企业再次陷入瘫痪状态。194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进入战略反攻,解放了大片城市和乡村。大生董事长洪兰友(时任国民政府“国大”秘书长、内政部长)对张敬礼说 :“共产党快进城了,你在大陆待不下去啦!”要张敬礼将机器、设备运往台湾,张敬礼没有同意。之后,随着国民党军队的节节败退,洪兰友去了香港,又多次催促张敬礼离开大陆,张敬礼仍然未加理睬, 毅然决定留在大陆,并将在香港的存货及订购的发电机、锅炉、印染机等设备保留了下来。

   1949年2月,南通解放。正在上海大生沪所的张敬礼接到南通专署邹强副专员(张敬礼少年时期的同学,又都是邹强父亲的学生)的信,希望张敬礼回南通恢复生产。张敬礼被信中叙述的旧情、友谊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感动了。回到南通后,张敬礼在党政领导的鼓励和支持下,继续挑起董事兼经理的担子。
   1949年7月,苏北行署派了两名公股代表参加董事会担任常务董事,但公方没有参与企业的管理工作,企业也没有实行公私合营,生产经营仍然处在困境之中,所存10万担棉花亏蚀殆尽,织布机全部抵押给中国人民银行。在这种情况下,一部分股东主张“停厂散伙”,总经理张敬礼则主张请求政府派管理干部进厂,正式建立公私合营体制来挽救企业。1952年1月,大生公司经华东局同意、苏北行署批准,挂上了公私合营的厂牌。

   人民政府从1951年12月起陆续派管理干部进厂。考虑到当时对于管理这样的大型企业的经验不足,所有进厂担任领导职务的干部均任副职。但也遭到一些资方实职人员的抵制,尤其严密封锁财务状况。经过“三反”运动,调换了一批有严重贪污行为的高级职员并提拔了293名工人到管理工作岗位以后,公方才确立了领导地位。经过对企业整顿改革,生产经营迅速好转。大生公司总经理张敬礼说 :“大生1952年公私合营后,在中共的领导下,工人参加管理,以主人翁姿态积极劳动,生产发展迅速。公私合营后一年就偿还了旧债,开始积累资金。纱锭由14万枚增加到近30万枚,织布机由1200多台增加到3000多台。我们张家几十年来梦寐以求的理想,在解放后短短的几年中就实现了。大生合营前每件纱要用棉花420市斤,合营后降到380市斤。这是大生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

   上海大达轮船公司的合营
   光绪三十年(1904年),江浙绅商张謇、汤寿潜、许鼎霖、刘锦藻、李厚祐等出面在上海议设大达轮步公司。张謇经调查后认为 :“上海滨临黄浦一带,北自外虹口起,南换十六铺止,沿滩地方堪以建步停船”,遂于是年7月25日“定大达公司轮步咨呈”。他联络上海士绅王震(一亭)等,购买了十六铺地基一处,以备设立公司之用。1905年8月23日,江苏巡抚准予上海大达轮步公司(又称上海大达轮埠公司或上海大达外江轮步公司)立案成立。
   上海大达轮步公司最初设想的规模颇称宏大,据张謇《请设上海大达轮步公司公呈》称 :“拟招募华商股本一百万两”,由创办人及认股股东分认50万两,再公开招募50万两。公司设于上海十六铺外滩(现大达码头)。其关防(公章)文字为:上海大达轮步有限公司。公司既经营港埠装卸业务,同时也经营轮船运输业务,公举刘锦藻为总办,张謇任总理,李厚祐为副总理,王一亭为经理。
   上海大达轮步公司的招股工作一度进展缓慢,到1906年,仅招得250股,计2.5万两,公司仅有一艘代理的“大生”号轮船。在十六铺建造码头趸船所需资金,大都从通崇海实业公司挪借,合计达130300余两。由于资金短缺,公司早期业务主要以经营码头为主。
   1907年,上海大达轮步公司向大生轮船公司挪借部分款项,以4万两的价格在求新造船厂建造“大新”号轮船(204吨),行驶上海—通州航线。未几,“大新”轮失吉沉没。1908年以6万元的价格另向太古洋行购进“沙市”轮(795吨),改名“大安”,继续开航沪通线。同年又出资7万元购买“大和”轮(549吨),另辟上海—扬州霍家桥航线。时人将“大安”、“大和”二轮合称“沪扬班轮”。同年,上海大达轮步公司与祥茂、裕新等轮船公司合租海门灵甸、太平、青龙等7个港口,租期25年,年纳租金1200元。自此以后,上海大达轮步公司业务日趋兴旺,年有盈余。公司拨还了大生轮船公司垫款,又于1910年购并大生轮船公司产业。至此,上海大达轮步公司已拥有资本397600元,轮船4艘,总计1634吨,已经略具规模。上海大达轮步公司的运输业务以大生各厂进出口物质以及从苏北外运的粮食、棉花、鲜活等货为大宗,货源充足,利润丰厚,营业年有盈余。1920年,公司资本增至30万两,并续招新股,上海、南通工商界人士踊跃入股。1922年,公司实际资本总额已达527500两。到1927年底,上海大达轮步公司历年盈余总额达1693643两。这一年,上海大达轮步公司改称大达轮船公司,张謇之子张孝若任董事长,将设在天生港的大达轮步公司予以归并,“统一管理天生港大达趸步公司及通靖码头等”。
   1950年8月,大达轮船公司加入公私合营长江轮船公司。1953年10月,张敬礼以上海大达轮船公司牵头,联合当地33家大小同行申请合营合并,成立公私合营长江航运公司。1954年10月,公私合营上海轮船公司正式成立。

  大达内河轮船公司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张謇为了适应大生企业日益繁忙的运输需要,以清政府“谕旨”为依据,与沙元炳议设“通州大达小轮公司”(即大达内河轮船公司)。公司设总办事处于南通唐家闸,购置轮船、拖轮,专营江苏境内江北里下河至镇江一带航运客货。公司股份总额为16万元,大生纱厂投资25200两(后转入通海实业公司)。公司总理为张謇,经理沙元炳,江石溪任协理。公司最初开辟通吕(四)、通海(安)、通扬(州)、南盐(城)航线,至1918年,又增至靖江、东台、大中集、白驹、仙女庙、包场、马塘、掘港等10余条航线,拥有轮船35艘,运输量巨大,公司利润丰厚。张謇由此建立起的以南通为枢纽,以航运为主的四通八达的交通运输业,对江苏近代地方经济的繁荣起到了推动作用。
1916年,在中国土地上横行霸道的英商祥茂公司,将包括三条轮船在内的所有资产,全部卖给了大达轮船公司,最终落得倒闭的下场。这是近代中国航运史上维护主权、外争权利的一次激烈的斗争。


   进入20世纪二三十年代,由于连年灾荒、商业萧条,客货运量锐减,加之迭遭兵事、匪患、争航、河堵种种打击,公司经常在生死线上挣扎。1933年召开股东会,决定停止营业,组织清理;后与海安韩少石(韩国钧之子)合营一年,依然亏累不堪。1935年改由职工自行维持,并推老股东王铁生任经理,一年后难以维持,只得将船舶分别抵债,所剩四五艘轮船,则采取缩短航线的办法勉强支撑,直到抗日战争爆发。后几经改组、清债、清算,公司艰难运行。
1956年,参加公私合营,并入镇江公营的中华旅运社。
   公司现存唐家闸北川桥畔老办公楼一座,坐西朝东,为两层西式楼房(另设地下室),共8大间,中有6间设面街铁艺凉台,入门为螺旋式阶沿,整体保存完好。临河有码头遗址,勒石标记“大达轮船码头”。该建筑现为南通市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4月5日上午,原中央军委委员、总参谋长陈炳德上将视察了大达内河轮船公司旧址。

  私立南通学院
   1911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为响应武昌起义,南通成立了军政府,张謇的三兄张察为军政府总司令,熊辅龙为军医处军医,在城南昭武院创办了南通医院。
   1912年3月,张謇、张察以私资又在南通城南昭武院旧址创私立南通医学专门学校,先设西医科。1913年,购地兴建医院为学生实习之用,初名“南通医院”,后改称“附属医院”。1917年增设中医科,中、西医科各设预科,学制一年 ;本科,学制四年。1927年,南通医学专门学校改为私立南通医科大学 ;1928年8月,与农科大学、纺织大学合并组成私立南通大学;1930年11月,又改名为私立南通学院,原医科大学乃为私立南通学院医科。改为医科大学后,学制五年,办了三届,第四届起学制改为六年。1937年下半年,因日本帝国主义扩大侵略战争,南通学院被迫停课。1938年8月,农、纺两科迁沪复课,医科则随军移至湖南沅陵,与江苏医学院合并为国立江苏医学院,南通学院医科由此中辍,1927年至1938年医科毕业生共237名。1945年日寇投降后,在沪农、纺科一年级于1946年先迁回南通复课,并恢复医科。医科的恢复等于重建,教师队伍系重新组织,仪器设备系重新添置,为解决学生实习基地,购买了国民党政府接管的日寇所办江北医院为医科附属医院,医科学制仍为六年。


   1949年至1952年,张敬礼任私立南通学院执委会主任、代理院长、院长,为私立南通学院解放初期的教学管理工作和变更为公立学院的前期准备工作做出了重要的贡献。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南通学院农、纺两科分别调往外地另行组合,医科于11月7日改为公立,定名苏北医学院,于1956年更改为南通医学院。
   2004 年,经教育部批准,南通医学院、南通工学院、南通师范学院三校合并组建南通大学。

   听党召唤 公私合营的推动者

  张敬礼在党和政府的鼓励下,以自己的亲身感受,先后在南通市和华东部分地区宣传公私合营的优越性,引导广大私营工商业者走社会主义道路。
   1955年12月,张敬礼根据地、市委的部署,在南通市人民委员会和市政协召开的700余人参加的扩大会议上,将亲自聆听到的毛主席约请全国工商联和民建会全体委员座谈会上所做《认清社会主义发展规律,掌握自己的命运》的重要讲话作了传达,还借用毛主席的话说 :“只要为人民做好事,好事做得越多,前途就越好,这是成正比的。”在他的引导下,在不到20天时间里(除先期已合营的工厂、企业外),全市88个行业、1347户私营工商业者,手执大红喜报,敲锣打鼓,向市人委提交了公私合营的申请并获得批准。
   1956年1月30日,全国政协二届二次会议召开前夕,民建中央副主任委员李烛尘、盛丕华率领24个省区和北京、天津、上海的工商界代表人士,向党中央和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报喜,报告社会主义改造取得的伟大成绩。张敬礼在汇报公私合营的情况时,有位领导问他“敬礼”二字怎样写。毛主席随即做了个敬礼的手势,并风趣地说 :“就是我们写信时常用的此致‘敬礼’两个字。”毛主席高兴地对他说:“公私合营的优越性,你是亲身体会到了,可以向大家多谈谈。”还说 :“别的你不要吹,这件事要大吹特吹。”

   1956年2月初,张敬礼参加全国政协二届二次会议,毛主席在怀仁堂举行招待宴会。在发给张敬礼的请柬上,注明“第一席就座”。起初,张敬礼还没有弄懂“第一席”是咋回事。当他进入宴会厅后才恍然大悟,原来“第一席”是同中央首长同桌。张敬礼落座在毛主席身旁,总理与主席相对而坐。席间,毛主席谈起了他叔叔张謇壮年时期随吴长庆军在朝鲜协助抗日的往事,周总理也讲了自己青年时代在南开中学读书时拜读过他叔叔的大作。此时的张敬礼被中央领导人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和对张家家史的谙熟感动了,他举起酒盏向主席敬酒。主席说 :“我和总理分工,请向总理敬酒,香烟敬我。”引得在场一片欢笑声。

   心系国家与家乡

  张敬礼于1951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曾任江苏民建副主委、主委,江苏省纺织工业厅厅长,江苏省工商联副主委、主委,江苏省政协副主席 ;全国工商联第一、二、三届执委,第四、五、六届副主席 ;民建第二、三、四届中央常委,民建第五、六届中央委员会顾问 ;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第二、三、四、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常委等职。1982年后曾任中国工商经济服务中心副董事长、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香港国际永年公司董事长、中国工商经济开发公司副董事长,为祖国经济建设、工商联事业的发展,为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为祖国统一大业,做了大量的工作,贡献了力量。
   1956年,党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张敬礼离开了南通,先后去南京、北京等地工作,但一颗思念故乡的心始终牵挂着南通。只要有可能,他总要顺道回到家乡,走一走、看一看、听一听,或指导工作,或建言献策,为南通的社会发展、经济建设、民生改善献计出力。
   1995年10月16日,84岁的张敬礼走完了人生之路。在患病期间乃至病危之时,他仍时不时发出“报国之日苦短”的叹息,还对身边亲属和前来看望的同事说:“振兴中华要靠共产党领导,要坚定走社会主义道路。”
张敬礼逝世后,其家属按照他生前的遗愿,于1997年11月18日将其骨灰由八宝山移至南通安葬。
2011年10月25日,南通市隆重召开纪念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战友、南通籍著名爱国实业家张敬礼诞辰100周年座谈会。江苏省政协副主席、中共江苏省委统战部长罗一民在讲话中高度肯定了张敬礼同志为国家富强和祖国统一所作的突出贡献,指出“张敬礼同志的一生,是爱国奋斗的一生,是与统一战线紧密相连的一生,是勇于开拓、不断创新的一生”。中共南通市委书记丁大卫说 :“南通是张敬礼同志的家乡,他的突出业绩、伟大精神一直激励着家乡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