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各地工商联>山西>非公动态

山西民企呼唤更优发展环境

发布日期:2020-09-16            信息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打印】       分享到: 


  营商环境就是生产力,就是竞争力。好的营商环境似阳光,如雨露,企业发展须臾不可或缺。

  近年来,山西在营商环境优化中多措并举,去疴除弊,全力提升区域竞争力。今年3月份,又颁布实施《山西省优化营商环境条例》,为优化营商环境立法,力推山西省营商环境加快迈入全国第一方阵。

  虽然山西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为市场主体松绑,但是另一方面,从山西省工商联近期调研发现的一些问题来看,仍然亟需进一步改观。特别是对于当前正在开展的“以商招商”工作来说,“招”只是第一步,招来的商能否落地,主要看“土壤”适不适合。优化营商环境是一项系统工程,是一场攻坚战和持久战,需要“优”无止境。

  山西民企现实五难行政办事难。

  一位在山西工作生活了40多年的异地商会会长表示,在我们老家,有事找到政府部门,能办不能办,先办;而在这里,能办不能办,先卡。譬如,某异地商会党组织在山西省工商联引导下,带领商会党员赴某贫困县开展产业扶贫,计划在当地投建一个养猪场。在向当地部门申领营业执照过程中受阻,半年办不下来,最后花费6000元办结。

  “一些基层部门的经办人能把手中的权力用到极致”,某商会党支部书记感慨道。而类似的问题越到基层越严重,严重打击着异地投资者的信心,同时也损害着山西的投资环境。

  有异地商会负责人说,我们在山西生活了几十年,山西就是我们的第二故乡,愿意为山西作贡献,但遭遇的一些现实不容乐观,这反映出当地行政部门在行政审批办事观念上与发达省份仍然存在差距,没有从民营企业能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效益的长远考虑出发,需要从观念上根本改变。

  欠款收回难。

  政府或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货款或工程款难以收回,是民营企业企遇到的又一个较突出问题,而拖欠理由大多为财政没钱或审批程序没有走完。

  有企业家表示,市政或国企在与之签订合同时,大多会留好余地——“根据情况,分期支付”,这种条款民企无法与其协商,没有谈判余地,导致工程做完或货物送到后不能及时结账,少则拖几个月,多则几年。

  而拖欠又会带来一连串不利后果,并形成恶性循环。有企业家将其总结为“五大恶果”:一是衍生出要债的中间环节,民企在请求、请托市政或国企结账的过程中,容易滋生腐败;二是因政府或国企结不了账,继而拖欠农民工工资,造成一系列社会问题;三是被拖欠民企为维持企业运转不得不找银行贷款,增加企业成本;四是一些民企因底垫不起,会被生生拖垮;五是当政府或国企业再次有工程、项目需要民营企业完成时,民营企业不得不抬高工程项目预算额度来抵消因拖欠可能带来的风险和损失。

  民企融资难。

  有企业家指出,民营企业贷款难主要有几方面因素,与国有企业相比,民营企业、个体工商户因不稳定性较大,银行基于自身风险控制,对民企往往怕贷、惜贷、慎贷。同时,银行实行抵押担保贷款制度,民企和个体工商户很难找到合规担保人。此外,即使拿到贷款,其资本额有限,利息沉重,过短的资金使用期,导致民企业发展处处受限。而对于小微企业来说,融资则更加困难。

  譬如,山西省五金商会是典型的以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为主体的商会,一些商户反映,因达不到银行要求的抵押标准,或企业授信额度小,贷款额度往往很小。此外,加上房租问题中商户没有话语权,租金定价不合理,进一步加剧了经验困难。

  问题反映难。

  有商会负责人坦言,民营企业不敢反映问题或反映问题有顾虑,主要原因是担心反映问题一旦被有关部门知道,不但要办的事情办不成反而会遭到打击报复。这也导致民营企业遇到的困难无法被及时化,解制约发展,而另一方面,损害营商环境的沉疴痼疾也难以被及时发现根除。

  生活保障难。

  一些响应号召回晋投资、为家乡经济发展做贡献的企业负责人,因户口、子女教育等方面不能配套解决,给生活带来诸多问题,存在长年与家人两地分离的状况。

  迎难而上工商联建言

  针对这些问题,山西省工商联提出建议:充分发挥工商联民主监督的作用,建立民营经济发展的监督机制。

  可参照其他省做法,建立完善营商环境考核机制。比如,海南省工商联制定了“民营经济软发展环境评价机制”,从商协会会员和民营企业中聘请200人作为监督员,对营商环境进行全程监督,聘请了第三方评估机构,对所属的18个县市区营商环境进行评估排序并进行发布,并把评议结果与政府职能部门的年度考评等相挂钩。重庆市工商联配合考核办和有关部门,完善了营商环境考核机制,加大了营商环境在各区县党政领导班子年度考核中的权重,设置“万家民企满意度专项调查”,突出结果导向,每年对各区县民营经济发展的考核结果进行排名通报,对发现的问题还组织专门的回头看等专项督查。另一方面加大落实社会监督。如贵州省政府在各行发展的民营企业家选代表聘为“贵州省营商环境义务监督员”,并颁发聘书。同时设立营商环境投诉热线,对监督员反映的问题第一时间进行跟进、调查、解决、回复。

  出台鼓励和保护外来投资的相关政策或法律法规。

  针对外来投资者生活长期得不到保障等问题,建议从贯彻中央“六稳”“六保”的角度,借鉴其他省做法,出台有关鼓励和保护外来投资的相关政策或法律法规,在土地、税费、审批,特别是其生活福利、子女入学、医疗保障等方面应予以充分保障,从而坚定投资者信心,进而实现本地经济可持续发展。

  应重视解决拖欠民营企业欠款问题。做好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欠款清偿工作对于“六稳”“六保”,特别是保市场主体意义重大。李克强总理早在2018年11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已经提出“要抓紧开展专项清欠行动,解决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问题”,但从调研情况看,拖欠问题仍然是民营企业发展的痛点。建议由政府牵头,财政等相关部门联合出台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欠款的专项措施,严密组织清欠工作,严防新增拖欠,建立拖欠款项督查机制和考核机制,为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新闻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