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非公动态>专家观点

构建民企对外投资与经济增长良性循环——2005-2019年间民企对外投资活动剖析

发布日期:2021-10-14            信息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打印】       分享到: 


  近日,由南开大学经济学院薛军教授科研团队编写的《2020年度中国民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指数》由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这是继2017年后推出的第四本系列报告。本研究报告以测算中国民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系列指数为基础,分析了2005年至2019年中国民营企业的对外投资活动。

  自加入WTO以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步伐逐步加快,2005-2019年间,中国企业海外直接投资项目数量和金额分别实现了5.1倍和9.6倍的扩张,中国企业正在以更积极、更开放的姿态活跃在世界舞台中心。民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OutwardForeignDirectInvestment,简称OFDI)作为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在投资数量和投资金额上均占据头把交椅。按照国有、民营、外资和港澳台资四大类所有制企业划分,2005-2019年间,民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项目总数占比位居4种所有制企业首位。民营企业OFDI正在以有别于其他所有制企业海外投资的特色积极融入世界舞台。

  中国政府始终坚持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根据该报告的统计结果,2005-2019年这15年间,中国企业海外直接投资项目数量由最初的353件增长至1786件;投资金额从237.16亿美元增加到2268.24亿美元,跻身全球投资大国前列。同时,近年来,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数量和金额保持稳定增长,逐步形成了高水平、多领域、深层次的互利合作。不断扩大的中国企业海外直接投资规模与影响力恰与当下中国经济政策有条件地“走出去”发展战略相呼应。在经济全球化主流方向不变的背景下,随着中国资本实力增强,未来我国对外直接投资仍存在巨大的提升空间。

  近年来,受全球经济复苏缓慢、部分国家投资保护主义抬头等因素影响,全球海外直接投资大幅震荡。我国民营企业在进行海外直接投资时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加,因而需要通过充分观察我国海外直接投资现状等来发现问题,突破自身缺陷与羁绊,积极主动地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基本国情以及民营企业自身发展的“走出去”之路。当然,我国企业对外投资中自身尚存诸多弊病和缺陷。虽然针对其中部分严重问题,我国也曾经于2017年出台政策限制了一些非理性行业的对外直接投资,但是仍然还有诸多问题有待解决。

  从中国民企OFDI综合指数与中国宏观经济变量的协动关系可以看出,中国民营企业对外投资和我国的经济增长相辅相成,构建民营企业对外投资与经济增长的良性循环具有重大意义。然而,目前有关民营企业“走出去”的研究仍然比较少,这个领域的中外文献多注重理论研究、调研和案例分析,缺乏对基础大数据的运用并从微观角度提出解决方案。研究团队在过去的4年时间里,坚持在该领域从多角度开展实证研究,采用国际知名的BvD-Zephyr全球并购交易分析库和英国《金融时报》旗下的fDiMarkets全球绿地投资数据库,而且创建了独立的、包括中国民企在内的中国企业海外直接投资数据库,即NK-GERC数据库。筛选匹配了2005-2019年所有中国民企海外投资的全样本数据,填补了我国关于民企OFDI研究数据不足的空白。从而更加有效、迅速地把握我国民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的特点,更加全面、完整地反映我国民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现状,进而为我国民企建立一套可持续“走出去”的长效机制提供重要依据。

  四大特点呈现海外民企投资状况

  首先,在数据库的选择方面,该报告采用国际知名且业界公认权威可靠的BvD-Zephyr并购数据库和英国金融时报旗下fDiMarkets绿地投资数据库,BvD-Zephyr数据库与同类知名数据库相比有关中国海外并购的内容更为详细、覆盖范围广,而fDiMarkets的数据有效地弥补了国内官方数据过于简略的缺陷。

  其次,该报告采用指数分析方法构建了“中国民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指数”六级指标体系的研究报告。

  再次,该报告从多角度分析中国民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将海外直接投资分为绿地投资和跨国并购两部分。

  最后,该报告补论中,对比分析了按所有制划分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情况,检验了中国民企海外直接投资和宏观变量之间的协动性关系。构建了计量模型,判断各核心指标对于企业OFDI的影响程度,最终在此计量模型的基础上预测了2020-2021年中国OFDI的金额变化趋势。

  以下是对该报告中各章节的概略导览,共分为五部分,分别是:项目数量与金额同比下降、民企海外直接投资步伐放缓、海外并购呈现新特点、绿地投资模式受青睐、宏观经济发展与微观民企对外直接投资相辅相成。

  项目数量与金额同比下降

  据统计,我国民营样本企业海外直接投资项目数量和金额高速发展的同时呈现出较大波幅。2012年后,我国民营样本企业基本摆脱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海外直接投资项目数量保持高速增长的趋势,项目金额也除2015年经济不景气时有所下跌外保持稳步增长。2019年,中国企业OFDI规模受到了显著影响,项目数量和金额分别同比下降20.45%、24.41%,金额更是跌至2268.24亿美元,远低2014-2018年的均值水平。在2017年政府限制投资政策的冲击尚未完全消减、国际局势变化多端、国际贸易环境不确定性较高的背景下,国内经济下行给企业融资约束带来压力,国外复杂的投资环境抑制了企业海外投资的积极性,在当前经济形势下我国民营企业进行海外投资更加审慎;另一方面也表明民营企业海外投资热情未减、投资策略稳健,海外直接投资正在逐渐成为民营企业发展战略布局中的重要环节。

  民企海外直接投资步伐放缓

  1.基于整体视角分析简述:单笔投资金额规模出现明显缩减

  2019年在世界经济形式复杂多变的大局下,我国民营样本企业海外直接投资金额规模同比下降24.41%,从项目数量变化来看,民营样本企业海外直接投资项目数量同比下降20.45%。项目数量与金额的变化进一步表明2019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单笔海外投资金额规模出现缩减,测算结果显示2019年民营样本企业单笔投资金额约为1.26亿美元,是自2014年以来单笔投资金额规模最小的一年。

  2.基于投资来源地视角分析简述:环渤海地区平均投资规模大幅增长

  该报告将我国民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来源地划分为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及中西部地区,并对每个区域具体省份的样本民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的数据进行统计整理。分析发现,2019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海外直接投资项目数量均出现不同幅度下降。珠三角地区降幅最小,为5.08%,西部地区降幅最大,为43.04%,环渤海地区降幅为22.54%。与环渤海地区民营样本企业海外直接投资项目数量的变化不同,在海外直接投资金额方面,2019年五大区域中投资金额增长幅度最大的即环渤海地区。环渤海地区民营样本企业投资项目数量同比下降的同时,投资金额规模大幅增长,由此可见,环渤海地区平均海外直接投资金额规模出现显著扩大,经测算2019年环渤海地区平均投资金额规模约为1.52亿美元,较2018年同比增长83.1%。

  3.基于投资标的国(地区)视角分析简述:转型经济体受到更多关注

  从项目数量来看,2019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投向发达经济体的项目数量由2018年的1196件跌至897件,降幅明显。而投向转型经济体的项目数量共计48件,同2018年的50件基本保持平稳。而在投资金额方面,受世界经济下行的影响,2019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海外直接投资总金额相比上一年度下降约439亿美元,降幅明显。尽管如此,我国民营样本企业对转型经济体直接投资金额相较于2018年仍实现315.05%的同比增长,达到129.49亿美元,其中对俄罗斯的投资金额在2019年达到127.77亿美元,较2018年的3.95亿美元扩张3004.37%。2019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对转型经济体海外投资项目数量和金额的增长,可以体现出转型经济体正在逐步成为我国民企进行海外投资时的重要标的区域。

  4.基于投资标的行业视角分析简述:制造业项目数量降幅低于非制造业

  从投资行业分布来看,在非制造业中,2019年,民营企业对房地产业的投资由2018年的39件减少至8件,获得来自我国民营样本企业海外直接投资数量减少281件,同比下降19.98%,与非制造业相似,以归属高技术行业的医药制造业的投资降幅最多,较2018年下降48.65%,对于制造业的海外直接投资同样明显下降,投资项目数量减少61件,同比下降13.53%,但降幅低于非制造业。

  5.基于“一带一路”视角分析简述:沿线国家项目金额稳中有增

  根据该报告统计显示,2019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项目数量共计339件,在全国企业对“一带一路”的总投资中的占比达到69.04%,超过历年占比。就投资金额规模变化来说,在国内外投资环境恶化的2019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金额为416.1亿美元,在全国企业对“一带一路”的总投资中的占比达到69.17%,为历年来最高。在国内外投资环境恶化的背景下,我国民营样本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绿地投资无论是在项目数量还是金额上都实现了较高增长。“一带一路”战略自实施以来,不仅加强了中国企业对于沿线国家的投资活动,也带动了与中国民企的投资合作程度愈发紧密。这种增长不仅体现在总体规模上,在民营样本企业对沿线国家的绿地投资与并购投资规模上均可发现有较大增长。

  海外并购呈现新特点

  1.基于并购投资总体视角分析

  从所选取的民营样本企业海外并购投资总规模来看,民营企业海外并购投资项目数量在全国企业海外并购投资中占到73.6%,并购金额占到48.5%。另外,2019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海外并购投资项目数量指数与金额指数变化趋势呈现出显著差异。综合来看,民企并购项目数量指数增长趋缓,金额指数大幅下降,可见近年来受国内外政策调整和投资环境变动的影响,民企对于海外并购投资的表现有所下降,民企海外并购投资更加理性。

  2.基于并购投资来源地视角分析

  按民营企业海外并购投资来源地对其投资项目数量与金额进行统计测算,结果显示,长三角地区是五大区域中并购投资项目数量最多的地区,而环渤海地区的并购金额在五大区域中排行首位。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各大区域项目数量均明显下降;在并购投资金额方面,环渤海地区在经济环境恶化的情况下仍实现18.45%的同比上升,占比总并购金额的46.59%,其余区域的并购金额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3.基于并购投资标的国(地区)视角分析

  2005-2019年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进行的海外并购投资项目合计6741件,其中有86.17%流向发达经济体。在发展中经济体,我国民营样本企业的大部分并购投资项目数量仍集中于亚洲。民营样本企业海外并购投资金额在不同经济体的分布与项目数量分布大致相同,发达经济体仍为我国民营样本企业并购投资金额的最大流向地。从国别来看,我国民营样本企业2019年海外并购投资项目数量最多的标的国(地区)为中国香港,共计接受200件并购投资,反映出香港优越的地理位置以及政策经济环境优势。

  4.基于并购投资标的行业视角分析

  通过对中国民营样本企业在海外并购投资的行业分类指数计算,观察出2005-2019年间,我国民营企业向海外进行并购投资时以非制造业为主,且服务业的并购项目数量占据绝对领先地位。同时我国民营样本企业对制造业、非制造业的并购金额规模较2018年均有下降。

  绿地投资模式受青睐

  1.基于绿地投资整体视角分析

  根据统计得知,2005-2019年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海外绿地投资在项目数量和金额上总体呈现波动上升趋势,在中国企业海外绿地投资活动中的地位逐步提升。2012年以来,全国每年进行绿地投资的企业超过50%以上的是民企,2018年、2019年民企占比分别达到63.42%、68.26%。在金额方面民企也保持较高优势,特别是在全国企业绿地投资金额出现33.44%下降的2019年,民企却较2018年同比增长6.09%。绿地投资项目数量和金额的提升均体现出2019年我国民营企业绿地投资形式明显好转,在当今国际局势下绿地投资模式受到我国民营企业的青睐。

  2.基于绿地投资来源地视角分析

  从2005-2019年的投资项目总量上来看,长三角地区的民营样本企业进行海外绿地投资的项目数量总和在五大区域中最多,占比31.26%,然后依次是珠三角地区、环渤海地区,中部地区、西部地区。我国五大区域的民营样本企业海外绿地投资金额分布与项目数量分布相差较大,金额主要来自于环渤海地区,而在项目数量分布上环渤海、长三角和珠三角三个地区较为均匀。从15年中各区域绿地投资金额占比来看,环渤海地区的民营样本企业集中了我国民营样本企业总绿地投资金额规模的39.97%,合计为1057.62亿美元。由此可见,环渤海地区民营企业项目投资金额较大,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投资次数多但额度较小。2019年在绿地投资项目数量上,排名前五位的分别是广东、北京、浙江、上海和山东;在绿地投资金额上,排名前五位分别是北京、广东、浙江、新疆和福建。

  3.基于绿地投资标的国(地区)视角分析

  2005-2019年间,中国民营企业样本海外绿地投资项目数量投向发达经济体累计2044件,占总绿地投资项目数量的61.09%;其次是发展中经济体,占总项目数量的32.64%;转型经济体所接受的绿地投资数量最少,共210件,仅占比6.28%。2005-2019年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绿地投资金额主要集中于发展中经济体,其次是发达经济体,可见我国民营样本企业对发达经济体的平均绿地投资金额规模较小。具体到投资标的国,样本企业绿地投资项目数量的前三位分别是美国、德国、印度;投资金额的前三位则是印度、美国、埃及。

  4.基于绿地投资标的行业视角分析

  通过数据统计可以发现,在2005-2019年间我国民营样本企业向国外非制造业绿地投资的项目数量累计达到2491件,在所有标的行业中占比74.45%,向制造业的累计投资为855件;在投资项目金额方面非制造业和制造业分别占比54.32%、45.68%。综上统计数据可发现,我国民营样本企业2019年绿地投资项目主要流入批发和零售业;在绿地投资金额方面,位于前三的行业分别是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汽车、挂车和半挂车业和化学品及化学制品(不含制药)业。

  宏观经济发展与微观民企对外直接投资相辅相成

  报告补论2主要通过分析中国企业OFDI综合指数与我国GDP增速、人均可支配收入、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公共预算支出、M2增速、第三产业占比、研发投入、国际市场占有率、外汇储备规模、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共10个国民经济中重要宏观指标的相关系数,来检验中国民企海外直接投资和这些宏观变量之间的协动性。协动性分析结果来看,除去宏观产业政策调控之外的影响,稳定正面向好的宏观经济可以促进民营企业海外直接投资活动。民企海外投资活动的增加,将有利于提高民营企业的国际竞争力,顺应了经济全球化的潮流,有利于加快我国民营企业的国际化步伐,同时还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中国民营企业对外投资和我国的经济增长相辅相成,实现民营企业对外投资与经济增长的良性循环具有重大意义。

  报告补论3在结合前人关于OFDI研究的基础上,基于中国国情寻找影响中国企业OFDI的关键因素,并以2005-2019年中国企业OFDI金额为被解释变量构建计量模型,判断各核心指标对于企业OFDI的影响程度,最终在此计量模型的基础上预测2020-2021年中国OFDI的金额变化。在疫情暴发、国内外投资环境恶化和政府限制性政策的影响下,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但伴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以及政府对企业“走出去”的大力支持,又为企业参与境外投资带来机遇,因此补论预测2020-2021年间中国企业OFDI将在下滑后趋于稳定。但是考虑到国际经济形势风云变幻,各种风险和不确定性可能产生各种难以准确预测的影响因素,使得预测与实际间出现差异,但在现有条件下,上述方法的预测结果不失为一种判断企业在未来“走出去”状况的重要参考。

  (作者:南开大学经济学院 杨名澈罗云龙

  新闻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