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非公动态>企业家之声

田源:一个“九二派”企业家的前世今生

发布日期:2019-03-13            信息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打印】


  我想讲一讲“一个‘九二派’企业家的前世今生”。

  “九二派”这个概念是由泰康人寿陈东升董事长创造的,是1992年从政府机关下海创业的这批企业家的通称。我算这里边的一个成员,过去这些年,有些事情还是很值得回忆的,有些事情现在想一想还是非常激动的。

  我是文化大革命以后第一届研究生,我研究生毕业的时候,留在武汉大学当了两年老师,后来觉得当老师不过瘾,一个偶然的机会就调进了北京,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了8年。那是20世纪80年代,我特别感恩那个时代,我进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以后非常幸运,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当了局长,没有经过科长、处长、副处长,就直接当了局长。

  这个记录今天还没有人破过。

  为什么会有这个机会?因为我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以后经常参加调查研究,写文章,撰写领导讲话,参加各种会议等等,通过调研和学习,收获很多,进步很大。有一个机会在小的会议上讲我对价格改革的观点。后来我的同学,就是后来跟我一起创办中期公司的卢建,找了中央政策研究室的领导听我系统讲了我关于价格改革的一些想法。我那次讲了大概两个小时,他们觉得我的整套想法非常好,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们后来整理了两页纸的材料,直接送给了当时的国务院总理。

  我就有了一个机会。上级领导通知我去国务院汇报想法,我忐忑不安地去了中南海,向三位国务院领导做了当面汇报,大概用了40分钟。汇报完了之后,领导同志就说今天非常开脑筋,说我有很多新的思想,说“看来研究中国的改革问题,除了老同志,还要年轻同志一起参加,要采取两代人对话的方法来研究中国的经济改革问题”。然后就说,“以后再研究中国价格改革的问题要让小田参加。”后来我就加入了一个高层研究小组。我的直接领导一看,大领导看中我了,于是两个月后就直接把我提拔成了局长。

  马洪先生和薛暮桥先生是当时中国经济改革过程中两位职务最高、最具影响力的国务院领导顾问,都是知名的经济学家。那个时候,我们就跟着他们去研究中国的改革问题,去帮助国家设计改革方案,我们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当时真的是30来岁,不知道什么叫胆怯。

  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有创意的改革想法会得到高层支持,很多年轻人都愿意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希望被中央领导、国务院领导看中,成为国家的经济改革政策。

  在这个过程中我就扮演了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因为我提拔得最快,我有更多的机会参加一些国务院的会议,了解更多的情况,回想起来,我在那八年确确实实做了一些事情。

  比较重要的大概是两件事,一件事是关于中国双轨制的改革,就是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中间经过了价格双轨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参加了非常知名的莫干山会议,和我们的张维迎教授、华生教授,三个人在20年以后拿到过一个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奖金是一百万。这个奖金获得的标准是两个“重大”,一个是重大的中国原创经济理论;第二个重大是在中国经济改革中间有重大贡献。用这两个重大来选择标准,所以我们的价格双轨制的理论得到了认可,三个人一起获得了100万的奖金。我的这个奖金拿到以后,当天就捐给了基金会。

  这是我当年做的一件事情,现在想起来是比较自豪的。

  另外一件事情,在价格改革的过程中产生了如何平抑市场价格,建立一种机制来防范价格风险的问题。1986年,我访问纽约,在纽约期货交易所学习了期货知识。1986年回来以后,我就开始研究期货市场,然后就在中国郑州进行了期货市场的试点。当时证监会还没有成立,也没有后来的这些管理部门。我们当时做改革的方法,就是把一些改革想法汇报给国务院领导以后,如果领导同意了,我们就有了“尚方宝剑”,就可以选择最适合的地方进行一项改革的试点。后来经过多种方案比较,最终把这个期货市场试点选择到了我的家乡郑州。所以,郑州期货交易所就成立了中国的第一个期货交易所。

  这两件事是我八年中做的比较重要的事情,因为都对中国经济产生了实际的影响。

  1990年我去美国留学,那一年在美国芝加哥交易所学了很多关于期货的知识,完成了我的博士论文,同时也感受到一种冲击。

  我跟张文中是同事,他比我年轻,当时文中在旧金山做一个决策支持系统的研究,我完成出国学习任务,回国之前去看他,我们俩坐在旧金山湾区的山坡上,看着万家灯火,就开始筹划未来。我说我回去要下海,准备去经商了,他说我也计划去经商。当时我们俩都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回来之后我们就先后下海经商。这个过程对我来讲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我在政府干了一段时间也有相当的成就,但是另外有一种新的机会出现的时候,我就选择抓住这个新的机会。

  这时候什么机会出现了呢?我是1991年从国外回来,1991年底转到国家物资部做对外经济合作司的司长,我边做司长就边筹办公司,这时正好赶上小平同志南方视察,那时整个国家机关都在办各种公司,物资部办了好多公司,每一个公司都是有一个人出主意说我要成立一个什么公司,然后就找几个人,部里边给一部分钱,这个公司就成立了。每个公司都有司局级行政级别。

  我也是用这个方法,因为当时有《有限公司条例》和《股份公司条例》,我们就按照条例成立公司。但是当我要把我手下的几个人任命为副总经理、总经理的时候,我们部里的人事司提出反对意见,说:“你那几个人原来都是处级,物资部的公司都是局级单位,所以他们不能被提为副总。”后来我就问他们几个人,咱们几个怎么办?咱们要下海,是不是“脱光了”下海?不要行政级别了?结果我们团队所有的人都说:我们下海就下海,不要行政级别了!

  我就去跟人事司领导说,“你把这个成立公司的批文给我批下来,我们去拿牌照。我们这几个人就都不要行政级别,包括我在内。”他说我骗他,“你肯定先把几个人先任命了,然后还会回来为那些副总要行政级别。”我跟他说了一句很绝的话,我说:我今天到你这个门上,咱们把这个事谈妥,你放心,我永远不会再回来。

  我当时决心特别大,就辞职下来办了一个期货公司。办了这个期货公司之后就很赚钱。我们是1992年成立公司,也就是所谓“九二派”,1993年我们做国际期货赚了很多钱。

  我那个同学叫卢建,我是公司董事长,他是总经理,他是亚布力滑雪场真正的创始人,他当时跑到亚布力这儿来滑雪。发现了这个地方。当时这个亚布力山上只有一条单人吊椅缆车,是运动员用的简陋缆车。那时黑龙江要筹办一个国际赛事——第三届亚洲冬季运动会,从今天的观念来看,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国际赛事,但对当时的中国来说,又是一个非常大的事情。当时西方封堵中国,中国需要这种国际赛事。

  那时黑龙江省经济非常困难,就招商引资,招到了我的这个同学,他就在这儿划了一块地,带着我来看。我也搞不清楚需要多少钱,我们从来没有做过房地产,也从来没有做过滑雪度假村,我们在这个地方买了一块地,决定在这个地方建一个滑雪俱乐部。

  我当时跟我的同学说,我们刚成立公司,一年只有几千万的利润,千万别把公司赔光了。我说这个项目最多只能花5000万。他说行。但是到底花多少钱,其实真的不知道。

  最后我们这个项目花了3亿人民币,这3亿人民币建的不是今天开会这个楼,是旁边的风车度假酒店,我后来创办的亚布力论坛主会场就放在这个酒店。从今天标准来看,这就是一个大的农家乐,但在当时,这个酒店是全中国第一个建在滑雪场的三星级酒店,包括四人吊椅缆车、十条初中高级雪道,国际滑雪学校等等,都是用这笔大投资建成的。

  从那时开始,我们就跟亚布力滑雪场结缘了。大家知道当时中国有多少人滑雪吗?全中国当时只有200多人滑雪,一百人是专业运动员,一百多人是外国大使馆的老外,你想想,一个投资三个亿的项目,全国只有二百多人滑雪,根本就没有什么生意。开亚洲冬运会时,我们接待了运动员,非常好,完成了国家任务,被授予“特别贡献单位”。但是开运动会之后,就没有生意了。整个项目开始亏损,一直亏损到什么时候呢?一直亏损到今天。从1994年开始建设,25年过去了,一个项目还在亏损,大家可以想想一个滑雪场多么难搞。

  我今天特别高兴的是什么呢?我给大家宣布一条最新的消息,今天(2019年2月17日)下午,我们开了全国企业家支持黑龙江发展的座谈会,在这个座谈会上,全国工商联徐乐江书记高度评价了亚布力论坛,高度评价了我们前19年在这边做的所有的工作,高度评价了我们论坛所有的企业家,还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徐书记这个决定是什么呢?工商联要把这个地方变成全国企业家培训中心。

  徐书记要我们尽快做一个规划,做好规划以后,与黑龙江省政府的规划对接,进一步推动亚布力地区新一轮的发展。明年是亚布力论坛创建20周年,酒店旁边的亚布力论坛永久会址和企业家博物馆就要落成了,其中大会场可以容纳1700人,今天这个会场只能容纳450人。由此可见,亚布力这个地方肯定会火起来。我今天听到这个消息特别高兴。

  前面的这些事情我简单给大家描述一下。

  2007年以后,我决定出国学习,退出了我任职的所有公司,包括在亚布力这边的公司等等,我在美国学习了两年多时间,重新强化自己的英文能力。我可能是亚布力中国企业家中最早辞职出国学习的。我比王石去得要早,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了整整两年,每天背着书包上学,全日制学生,学习成绩不错。但是作为企业家来讲,心里还是有一种不甘心。

  虽然我以前的公司全部都退出了,什么都没有了,但是我想我还是要想办法再找一个行业做起来,所以我就进入了大健康行业。

  2012年从美国学习回来,东升找我说,你回来就专心致志做论坛吧。我说我还要继续第二次创业。我就想自己一定要再做一个成功的企业。就进了大健康这个行业。从2015年开始,从100万美元首笔投资开始,我跟朋友姜明成立元明资本,“元”就是田源,“明”就是姜明。到今天四年过去,我们基金管理的资金总额约25亿,管理总资产40个亿。我们投资了美国最好的全世界排名第一的小型质子刀企业--美国迈胜,投了2.4亿美金,战略性控股这个先进技术公司。我成为这个公司的第二任董事长。我们现在的想法是要把这个公司的设备落地在中国,要把这个设备进口到中国,为中国400万肿瘤病人服务。

  我自己还有一个心愿,我过去的期货公司也好,包括亚布力也好,其它公司也好,都跟我没关系了,但是我觉得做企业成功要有一个标志,什么标志?上市。我还有一个很强烈的心愿,就是一定要做一个上市公司。我现在管理的公司规模、资产规模已经超过了当时我创办并管理的中国国际期货公司,从这一点来讲,我已经越过那个坎儿了。但是我有一个目标就是要把现在的这个公司带上市。我们接管这家公司之前,这个公司两年才卖了一台设备,一台设备大约2500万美金,相当于一架私人飞机。我们接管半年之后卖了4台设备,今年的目标任务还准备大幅增加。

  既然我是亚布力论坛的主席,在做企业方面,我再一次要证明我自己可以把企业做好,我们整个团队的目标是2021年公司在国内外选一个交易所上市,完成我这个目标;完成这个目标之后,我定的下一个目标是,在武汉大学成立一个中国企业家研究中心。武汉大学宋敏院长也来了,他是美国留学回来的博士,武汉大学经管学院的院长,我们俩会作为联合创始人,在武汉大学设立中国第一个企业家研究中心,研究我们在座所有的企业家和全国各地成功的企业家和他们的企业。我们要做500个企业家的案例库。要总结一套中国企业家成长发展的规律,用这些研究成果去教育更多的在校大学生,使他们在大学期间就树立一个终生愿望:这一辈子的目标就是要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做这件事情需要大家的支持,我们研究中心需要招聘兼职教授、兼职研究员,需要很多企业家支持,我们还需要很多赞助,我自己会捐1000万成立一个基金会去做这件事。我的朋友张文中已经准备给这个项目赞助100万,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准备赞助100万。今后我会把自己以后挣的钱相当一部分捐给大学,培养像亚布力论坛所有理事和会员一样优秀的人才,为我们这个国家经济发展服务。

  新闻链接: